关于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关于我们 >
明清华商下“广南”
山东保蓝环保工程有限公司   2019-12-01 18:01

开篇语/千百年来,凭借大海的联系,中国沿海居民与海外许多国家和地区有着不同形式的交往,物产丰富、经济和文化发达的中国,在古代亚洲海洋贸易网络中发挥积极作用。由于海陆相连,中国特别是闽粤地区与东南亚各地的商业和文化交流更是绵延不断,持续至近现代。

今年11月初,第三次“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”(RCEP)协定领导人会议在泰国曼谷举行。这一由东盟十国发起,邀请中、日、韩、澳、新、印六国共同参加的自由贸易协定若能成功,将涵盖约35亿人口,GDP总和达23万亿美元,占全球总量的1/3左右,本区域也会成为世界最大的自贸区。

不过,随着印度由于种种原因表示退出RCEP,日韩两国经贸摩擦依然难解,外界对这一协定的谈判进程会否受到影响不免有所担忧。在此重要时刻,我们一方面要回顾明清以来中国与东南亚密切的经贸往来,另一方面也将审视过去数百年间在“西风东渐”大气候下亚洲贸易网络经历的起伏波澜。

16世纪初叶,安南进入分裂割据的“南北朝”(1527年~1592年)和郑阮对峙(1533年~1592年)时期。南方阮氏所拥有的疆域、人口、资源都逊于北方郑氏。为与北方争雄,阮氏不断南向侵吞占城,同时大力发展海外贸易,允许外国商船到会安等开放港口贸易,并集中管理,垄断经营,以收商利,“一以备军需,一以供国用”。

阮氏统治下越南中部的顺化—广南地区,又称“广南国”,是17~18世纪亚洲东部重要的海洋贸易区域,东西方各国商人都在这里活动,并留下不少文字记录和历史遗迹。

越南和中国东南沿海地区联系极为密切,会安自开埠就是中国商人与东南亚贸易的跳板和基地,中国商品不断运往广南,转销其他国家。

“广南则百货无所不有”

越南中部濒临中国南海,狭长的平原,因山脉分隔形成地理阻隔。但河流众多,水量丰沛,多呈东西走向,流入南海,形成许多优良的深水海港。位于广南—岘港省秋盆河入海口的会安,凭借独特的区位优势、资源条件及政策支持,包揽了广南的对外贸易,迅速崛起为广南国内外商品的集散地,也发展成本区域最重要的国际贸易港口。

越南中部沿海地区为热带海洋性气候,每年从北方吹来的秋季季风和从东南吹来的春季季风,使沿海海港成为各国海商惯常的落脚点,明清时期的会安、岘港都曾经是南海贸易的重要枢纽。

正如清初曾访问会安、顺化的中国僧人大汕所言:“大越国会安府者,百粤千川舟楫往来之古驿,五湖八闽货商络绎之通衢”。越南顺化大学学者杜鹏也说,16世纪中叶顺化—广南地区的人们很喜欢中国货,经常可以发现贵族和平民们使用绘有中国龙凤图案的碗和盘子,富人和穷人都穿着红色或粉色的衣服,男孩们手持着中国扇。

会安百货丛聚,贸易最盛,中国商人是那里的老主顾。越南知名学者黎贵惇(1726年~1784年)在《抚边杂录》一书中介绍18世纪广东船商往会安等港埠贸易的情形:

广东船商客有姓陈者,惯贩卖。伊言:自广州府由海道往顺化,得顺风只六日六夜,入大占海门到广南会安亦然。自广州往山南只四日夜,但山南回帆惟禹粮(中药材)一物,顺化亦只胡椒一味。若广南则百货无所不有,诸番邦不及;凡升华、奠盘、归仁、广义、平康等府及芽庄营所出货物,水陆船马咸凑集于会安,此所以北客多就商贩回唐。货物之盛,虽巨舶百只,一时运载,亦不能尽。

新西兰奥克兰大学著名东南亚史专家尼古拉斯·塔林主编的《剑桥东南亚史》指出:

会安港,是17世纪初期南越的主要贸易中心,由日本人和中国人居民区组成。到1695年,中国人仍占主导地位,他们经营着10~12条中国商船,每年都从日本、广东、暹罗、柬埔寨、马尼拉和巴达维亚驶抵这里。

1617年12月18日,荷兰东印度总督柯恩在向东印度公司本部递交的报告中说,“广南具有极为良好的港湾及停泊地,每年中国人在该地同日本人进行贸易”。

1634年11月24日,驻日本平户的荷兰商馆长克凯巴凯尔送至巴达维亚的报告中说,数艘日本商船运载大批货物到东京(今河内)、广南及柬埔寨后返航,“前述船只从柬埔寨带回来约四万张鹿皮、一些鲨鱼皮、腊、苏木、漆、象牙、锡及胡桃等,从广南进口五万斤生丝、绢织物(大部分是由广东及其他各省中国人带至该地)和土特产绢物,自东京而来的一只船带回十万斤生丝及绢织物,他们通过这种航海贸易及投入资本,获得了比去年更大的利益”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www.peepstr.com 正规澳门网投_最佳网投网址_网投平台网站 版权所有